人民网>>先锋网>>活动专题>>“刚毅精神”升起茶马古道上的彩虹>>刚毅事迹

7次化疗4次进藏的陈刚毅:任务都是创造性完成的
  2006年04月24日11:22 【字号 】【留言】【论坛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  刚毅人生——记援藏交通工程技术人员的楷模陈刚毅(上)

  生死关头,生命、事业,哪个更重要?

  劫后重生,家庭、事业,哪个更可取?

  陈刚毅的答案是:快乐在岗位上,生命在事业中!使命高于生命!

  陈刚毅,43岁,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,先后两次援藏。在担任214国道西藏角笼坝大桥项目建设法人期间,身患结肠癌,7次化疗,4次进藏,出色地完成了任务。

  一个平凡人,在他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业。

  病魔突袭 心不言弃

  2004年春节过后,陈刚毅准备进藏,继续修他的大桥。妻子毛细安建议他临走之前检查一下身体。

  早在2003年11月,在西藏工地的陈刚毅就经常肚子疼,医生说是患了肠炎,开了点儿药,陈刚毅也没在意。春节期间回到武汉,毛细安发现丈夫肚子疼越来越频繁。

  在妻子的“逼迫”下,陈刚毅极不情愿地来到了医院。检查后,医生说必须立即动手术。

  “能不能先开点儿药?我带到西藏去吃。”陈刚毅问。

  “再去西藏,你就成为烈士了。”医生的话有点儿刺耳。

  避开陈刚毅,医生告诉毛细安,陈刚毅得了结肠癌,已经到了中期。

  一声炸雷,毛细安懵了!

  好端端的怎么得了癌症?自己没有工作,孩子还小,这个家以后该怎么办?

  惊痛之后,毛细安和医生商量,先在病历上写肠息肉,需要住院做手术。

  听说是肠息肉,陈刚毅又开始讨价还价,先开药,上西藏,回来再手术。

  毛细安既劝不住他,又不敢说实情,只能偷偷流泪。在亲人和同事的反复劝阻之下,陈刚毅终于答应先手术。

  2004年2月底,25厘米的结肠被切除。手术后第3天,陈刚毅就让妻子扶他下床,“多做运动,恢复得快,这样才能尽早回工地”。

  要接受化疗?犹如晴天霹雳,得知病情后,陈刚毅惊呆了。

  “我才40岁,年迈的父亲还没有好好孝敬,孩子还小,没好好陪妻子,大桥还没竣工……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!”一向坚强的陈刚毅背着家人偷偷地流泪了。

  在翻阅大量医学方面的书籍后,陈刚毅了解到,这种癌症并不可怕,还可以治愈,而且癌症的治愈与病人的情绪和毅力有关。

  一边配合医生治疗,陈刚毅在病床上开始了他的工作。

  吃什么吐什么,但他强迫自己吃饭。“角笼坝大桥任务还没有完成,我决不能半途而废。”

  强烈的使命感,高度的责任感,豁达的胸怀……病魔在他面前却步了。

  7次化疗 4次进藏

  2004年4月13日15时,西藏自治区芒康县盐井乡,国道214线角笼坝大桥工地。

  技术员熊颂宝正在检查大桥芒康岸右锚洞的施工情况,头顶突然落下细沙。

  不好,要塌方,熊颂宝带着其他人急忙朝洞口跑。

  刚出锚洞,身后就发出一声巨响,锚洞大面积塌方。

  这是最严重的一次塌方,刚浇筑的混凝土被埋。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,将对工程进度和质量产生很大影响,给工程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。情况紧急!怎么办?19时,武汉,陈刚毅刚做完化疗。

  叮铃铃,电话声骤响。妻子急忙拿起电话,一阵低语:“他今天做了大剂量化疗,刚睡着,有事能不能明天再说……”

  “是不是工地上出事了,快把电话给我!”身后传来陈刚毅微弱而急切的声音。

  陈刚毅躺在床上,妻子拿着电话,微弱的声音传到西藏工地。陈刚毅对塌方事件作出了初步部署。

  5月8日,刚做完第二次化疗,陈刚毅便坐飞机来到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。

  亲人、同事、领导都没能劝住他,反都被他一个个地说服了。

  电话指挥、视频遥控、同事接替等方案,都被他否决。

  “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工程,换人会影响工程质量和进度,有了工作寄托,精神会愉快些,对病情有好处。”

  “我是项目法人,要对大桥负主要责任、终身责任!”

  “陈刚毅太会做思想工作了!”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院长姜友生、院党委副书记高进华既心疼又钦佩,最终没能熬过他的软磨硬泡,要求他速去速回。

  迪庆到工地300多公里、1000多道弯儿,都是盘山道,随时石头会从山上滚下,路边是万丈深渊,稍不慎就会粉身碎骨。

  皑皑雪山,海拔近5000米。在高山反应、严重缺氧等恶劣条件下,身体虚弱的陈刚毅不停地呕吐,手捂着肚子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,头靠在车座上,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,吸着氧气。好几次,他都差点昏倒。

  妻子心疼得落泪,熊颂宝和司机转过脸去,不忍看到他痛苦样子。车子走走停停,以前7个小时的路程整整走了14个小时。

  到达驻地,陈刚毅连夜上工地察看锚洞塌方处理现场。在工地上,高原反应极为强烈,病痛折磨着陈刚毅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。

  “角笼坝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后一个大项目了,无论如何要把它干好。”

  靠着对工程的强烈牵挂,靠着精神力量的支持,陈刚毅凭着坚强的意志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与病魔作斗争,终于完成了角笼坝大桥项目。这座大桥是西藏跨最长的大桥,人称“西藏第一桥”。2005年8月,角笼坝大桥正式通车。

  陈刚毅7次化疗期间,总共进藏4次,每次进藏,都会瘦七八斤。他说:“我当然珍惜生命,但可贵的生命需要有意义的事业来支撑。”

  淡泊名利 刚毅近仁

  记者见到的陈刚毅,中等个头,黝黑的脸膛饱经风霜,浓眉细眼,憨厚的笑容保持着农家子弟的淳朴。他直爽,但有点儿木讷,身上的西装让他感到有些拘谨。面对喋喋不休、循循善诱的记者,他总是三两句就回答完毕。

  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陈刚毅先后负责过好多大项目,但没有拿过别人一分钱。

  2004年12月,施工单位为了表示对陈刚毅的谢意和关心,给他一个红包,陈刚毅坚决不收。

  “人不能有权欲,有了权欲就容易出问题。”这是陈刚毅常说的一句话。

  在角笼坝负责一亿多元的工程,与陈刚毅年龄相当的侄子陈大江找到他,要他分个工程项目干,被他一口回绝。

  长嫂如母,况且陈刚毅幼年还真吃过嫂子的奶。从西藏回来,他专门请侄子吃饭,当面向他陪不是:“公事公办、不贪不占是我做人的起码原则,请你理解我。”

  至今,陈刚毅的父亲家还是那栋破旧的房屋,家徒四壁,妻子毛细安没有工作,而他还资助了一个贫困孩子上学。癌症手术后,施工单位项目经理何建府从西藏工地专程到武汉来看他,给他带来虫草补养身子,被他谢绝了。他说:“把工程建设好了,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。”

  面对工作压力、生死考验和荣誉,陈刚毅目前最难接受的就是荣誉。坐在主席台上作报告,他很不自在:“我只是做了自己分内的事情。”

  这就是真实的陈刚毅,一个淡泊名利的人。

  刚毅人生——记援藏交通工程技术人员的楷模陈刚毅(中)

  从一个技术工人到高级工程师;从一个中专生成为一个懂设计、会施工、善管理的项目负责人,陈刚毅靠什么成长、成才?刻苦学习 刚强坚毅

  1983年,湖北省咸宁县高三(5)班的陈光义给自己改了名字,叫刚毅,取刚强、坚毅之意。他说,改名是为了使自己更能吃苦,有更刚毅的品格。

  高考失利,陈刚毅上了中专。对一个农家子弟来说,进城求学、工作的机会来之不易。中专时的班主任郑力这样评价他:学生时代,陈刚毅并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,只是踏实、勤奋、默默无闻地做着点点滴滴的事情,并无怨无悔地付出。

  1986年,陈刚毅毕业分配到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。这里人才济济,本科生、研究生扎堆,中专生何以立足?

  陈刚毅开始自学,炎热的夏天,双脚泡在一桶凉水里看书;寒冷的冬天,靠着小电炉取暖学习。

  经过5年的刻苦学习,陈刚毅最终拿到了西安公路学院路桥专业本科文凭。

  陈刚毅说:“没本事就跟不上形势,虽然我学历低,但我的拼劲儿不差。”

  精益求精 求实进取

  工作20年,陈刚毅参加了16个公路建设项目,多次主持项目设计、施工、管理工作,并多次获奖。

  1995年,陈刚毅参与黄黄高速公路项目,负责勘查设计及主持软基施工技术工作。陈刚毅从一个办公室的设计人员,变成了常年跑野外的施工人员。这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。

  陈刚毅每天只休息三四个小时,看书、查资料、打电话请教专家,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看书、记笔记。

  施工项目圆满结束了,该项目获得了优秀勘查设计二等奖。

  两个援藏项目是陈刚毅事业中的两个标志性工程。2001年,他出任湖北省援建西藏山南地区“湖北大道”项目总工程师。这是他第一次任技术总负责人。对陈刚毅来说,这是新的机遇、新的挑战。

  西藏昼夜温差大,水泥板养护难以控制,没有经验可以借鉴,需要自己探索。每天晚上,陈刚毅都打着手电筒,到施工现场测量温度,检测参数,优化养生方案。一个月下来,他摸索出了一套在高原筑路养护水泥板的技术方法。

  陈刚毅爱较真儿是出了名的。他对工程质量精益求精,甚至达到了苛刻的地步。化疗期间,陈刚毅经常腰系保险绳,行走在10多米高的索道上检查工作,一个细小的误差都不放过。

  有一次,他发现有一段200米的水泥稳定层强度不合格,要求打掉重来。施工单位感慨地说:“干了这么多年工程,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严格的业主。”

  湖北大道项目验收,他创建了西藏城市道路史上技术标准最高、建设管理最规范、质量监理最到位、各项资料最完整等10个第一,被交通部评为全国公路建设优质工程。

  5年过去了,湖北大道历经重型车辆无数次的碾压,水泥板没有出现断裂,人行道彩砖光泽如新。他说:“质量要求只有一个,只能往高靠,绝不能往低降。我要求别人做得比我更好,或者至少和我一样才行。”

  追求卓越 锲而不舍

  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党委副书记高进华这样评价陈刚毅:“交给他的任何任务,他都会非常认真地完成,从来不打折扣,而且是创造性地完成任务。”

  角笼坝大桥,是陈刚毅为之骄傲的工程。大桥总投资1.1亿元,总跨度345米,人称“西藏第一跨”。

  陈刚毅是角笼坝大桥项目法人,这是他再次请缨的结果。

  更大的难题摆在他的面前:以前的专业是土木工程,角笼坝大桥是钢结构悬索桥,技术上涉及土木、化工、冶金、铸造等多个领域,需要解决的技术难题很多,但是可借鉴的资料却很少。

  大桥两端的山体都是支离破碎的岩层,在这样的山体上架一座钢索桥,如同把钢丝固定在两块豆腐上,难度可想而知。

  这可是一座上亿元的大桥,来不得半点含糊。

  多次研究后,陈刚毅决定采用预应力岩锚技术,在破碎的岩体上打孔,然后把预应力锚索放进去、压浆,使锚索和山体成为一个整体,通过锚索和山体一起承受大桥的重量。

  通过做单锚、群锚及锚碇原位模拟实验,解决了大桥施工的技术难题。

  这是采用预应力岩锚技术在高原上首次应用成功,陈刚毅在预应力岩锚技术上取得了理论上的数据,为今后的设计、施工给予了理论上的指导和支撑。

  角笼坝大桥竣工,大桥关键部位4个锚塞体,允许有两毫米的误差,实际上连1毫米的误差都没有。在全国同时进行的9个援藏项目中,西藏交通厅认为该项目“质量最好、效率最高、提交资料最及时”。正是他这种锲而不舍、刻苦钻研、大胆实践的性格和作风,日积月累,陈刚毅在人才荟萃的群体中脱颖而出,成了一个能设计、懂施工、善管理的多面手,成为敢挑重担、能挑大梁的技术骨干。

  这就是陈刚毅,一个普通人,一个认认真真做好每件事情的普通人。

  刚毅人生——记援藏交通工程技术人员的楷模陈刚毅(下)

  西藏芒康县盐井乡,一座橘红色大桥像一条彩虹飞跨两山之间,它就是角笼坝大桥。这为苍凉、崎岖的古道增添了现代化的色彩。共庆民族桥

  2005年8月3日,角笼坝大桥,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欢乐的气氛在澜沧江畔的山谷中荡漾。数千名藏族同胞从四面八方赶来,他们拉着三玄,跳着欢快的玄子舞,随着庆典车队载歌载舞缓缓通过角笼坝大桥。

  “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!”芒康县曲孜卡乡70岁的藏族老人斯郎扎西说,藏族同胞们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,他们把自家的车在桥上开过来开过去,没车的人骑着骡马来回奔跑,老人、孩子把家中最好的食物拿到桥上来吃,像过节一样,一连热闹了3天。

  角笼坝以前可是条“恶龙”。自1997年发生了泥石流后,这里频繁滑坡,数十人在这里丧命。泥石流最严重的一次,交通堵塞长达3个月。

  盐井乡村民旺秋告诉记者,修桥之前,他每年收入仅有八九百元,现在达到了两千元。

  共修致富桥

  初到角笼坝,陈刚毅就向施工单位提出,为发展当地经济,在质量合格的情况下,尽量使用当地材料,雇用当地藏民施工。

  得知修桥的消息,附近的藏民赶着自己的车,牵着自己的骡马,纷纷跑到工地,不要工钱,要为修桥尽一份力。

  一次,运输材料的道路被堵塞,当地公路养护部门和村民用手搬,用筐运,连续两天帮助疏通道路,事后,陈刚毅向他们支付劳务费,藏民们不愿收一分钱。

  2004年春节放假前,陈刚毅要求施工单位把工资一分不少地发放到藏族民工手中。他亲自驱车前往100公里外的云南德钦县城取钱,现场督促,造册、发钱,直到最后一位藏民按下手印,领到现金,他才放心。

  据统计,工程项目外聘劳务费超过千万元,其中农民工劳务费达700多万元,没有出现一笔拖欠。

  血脉相连

  2003年9月8日凌晨6时,角笼坝工地附近,一辆载有20多人的货车翻下了100多米深的山谷,死亡15人,重伤9人。

  得知消息,陈刚毅立即赶赴现场,当即要求工地停工,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,在当地政府来不及到达现场的情况下,他组织工地施工、后勤和医务人员,成立抢救小组,下到谷底,用施工木板作担架,把伤员一一抬上来,由于坡陡路险,抢救伤员的汉族同胞有几人受伤。

  虑到芒康县医疗条件有限,陈刚毅果断决定,把伤员送往云南德钦县救治。由于抢救及时,处理得当,9名伤员全部脱险,项目部却耗资10多万元。

  项目部藏族司机旺久一直把陈刚毅称作救命恩人,他身上流淌着汉族同胞的血。2004年春节前,旺久突然胃部大出血,当地医院没有血库,缺血,医院下达病危通知单。陈刚毅带领项目部3个年轻人到医院献血,但血型不合。

  人命关天!不顾山陡路险,陈刚毅连夜赶回工地,以有偿献血的方式组织了8名汉族同胞到医院献血,旺久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

  陈刚毅珍藏着两块石头,一块是在他患病后,西藏交通厅副厅长冉仕平送给他的一块刻着佛像、饱含藏胞深情厚谊的尼玛石,希望他早日康复;另一块石头是从角笼坝带回的一块山石,纪念他无法忘记的藏区人民和角笼坝大桥。

  大桥竣工,听说陈刚毅要走了,昌都地区交通局局长泽洛从500公里外的地方赶来为他送行。

  芒康县副县长登巴旺修赶来了,他激动地说:“角笼坝大桥是藏区人民的幸福桥、致富桥、连心桥、友谊桥,芒康人民忘不了大桥的建设者,忘不了陈刚毅!”

  盐井乡、曲孜卡乡的藏民们赶来了,一声声的“扎西得勒”祝福送给他。

  在送别会上,有人唱起了一首歌,“太阳和月亮是一个妈妈的女儿,它们的妈妈叫光明,藏族和汉族是一个妈妈的女儿,我们的妈妈叫中国……” (记者 李润文)

来源:中国青年报 (责任编辑:王新玲)
相关专题
· “刚毅精神”升起茶马古道上的彩虹
精彩推荐:
25年冒死拍摄火山
25年冒死拍摄火山
猪贩拉猪险象环生
猪贩拉猪险象环生
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
四川凉山发生泥石流
吊车斗车砸进教室
吊车斗车砸进教室



热点新闻榜
...更多
  
人民网搜索  互联网搜索


   

镜像:日本  教育网  科技网
E-mail:info@peopledaily.com.cn 新闻线索:rm@peopledaily.com.cn

人民日报社概况 | 关于人民网 | 招聘英才 | 帮助中心 | 广告服务 | 合作加盟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律师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 
京ICP证000006号|
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4065)|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
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Copyright © 1997-2007 by www.people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